纸窗,被人轻轻地用手指捅开。

    一根细竹筒伸进来,烟雾慢慢地散开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”

    春竹大惊失色,这是迷魂香啊,和蒙汗药一样让人不省人事的。

    月倾城塞过去一枚丹药,堵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春竹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月倾城忽然惊叫一声,把春竹地头按在桌上。

    春竹心灵神魂,趴在桌子上装死。

    月倾城掀翻桌子上的糕点,茶杯砰地摔在地上,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而后,她也趴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门才被小心翼翼地打开,看见两人都昏迷,才豁地几个人闯进来。

    “臭婊|子,终于把这个女煞星放倒了!”

    月倾城隔着幕篱,半眯着眼睛打量这几人。

    竟然是芙蓉斋小厮的打扮,不过这流里流气的,显然不是芙蓉斋训练有素的下人。

    “让哥几个看看这夏国第一美女,或是第一丑女长什么样,哈哈!”

    一双脏手,就要掀开月倾城的幕篱。

    “别浪费时间了,公主还在等着咱们呢,你忘了公主说过要怎么处置她吗?到时还没时间让你看,让你爽的?”

    有人拦住他。

    “嘿嘿,到时动手前兄弟可是要先看看她的庐山真面目的,太丑兄弟可压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色急什么,这不是还有个模样不错的丫头呢么,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人扛起月倾城和春竹走出了这个房间。

    月倾城半眯着眼,这些敢打春竹主意的人,在她眼中已然是死人了。

    再看这芙蓉斋顶楼,走道上竟然一个客人和小厮都没有,像被人包场了一样。

    哪位公主这么财大气粗?

    与月倾城结仇的公主并不少,所以只等到进了显得有些阴暗的屋子里,看到那凤仪万千的七公主,她才算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么简单就得手了,母妃还这么忌惮她,为此把我关禁闭那么长时间!”

    夜池梨发出不满的冷哼,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扔在地上的月倾城。

    “唉,那个谁,你说要怎么处置她,才能化解我心中的怒气?”

    回头,看着身后的男子。

    月倾城睁眼,略微拧眉,她确实很讶异会在这里看到他。

    穆云,铁麒麟前军师的儿子,背叛铁麒麟改投皇室。背叛当日,带人在定国公府滋事,三寸不烂之舌却被月倾城说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月倾城放他一马,而今他竟给夜池梨出谋划策,对付她么?

    勾唇,月倾城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”穆云面露犹豫。

    夜池梨扭腰走过去,手伸进他的衣服,在男人的胸膛上抚摸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你不是说什么事都会帮我么?”

    原来,是成了七公主的面首么?

    夜池梨看到月倾城,大约太过兴奋,脾气时好时坏的。

    她疯狂地把穆云推开,猖狂地笑道:“你不说也没关系,后宫多的是让女人痛苦的招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,把这些药喝了,爽了以后药也就解了,把她光着身子挂到城门去,让所有人都看看,我们尊贵的月大小姐,夏国最天才的药师,到底是怎么个倾国倾城法!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